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熟悉的幻境
    许易极为警惕,第一反应就是运转灵力,破掉这方虚景。

     念头刚起,他就发现体内别说灵力,竟连基本的内视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 灵智封闭,神识不存。

     “好高明的幻术,竟然能切断灵窍和天地的沟通。”

     许易被尊为六御,统御六术,同样擅长幻术,寒武山脉的千里幻境就是他着手布置。

     幻术一道,看似变幻万千,深究其本质,不过是通过虚拟实景或者心灵幻象欺骗感官和知觉。

     从这点来看,最高深的幻境也和不入流的障眼法没有区别,只不过前者作用于心灵,后者使用烟雾和光影伎俩。

     两者的最终目的一致,激起混乱和误导。

     许易虚抬左手,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指甲修剪齐整。

     这只手熟悉又陌生。

     自己的手掌若是去掉白玉的外表,剥离掉流转的神光,再小上一圈,大约就是这样一副白嫩的模样。

     他无需再看,已然明白自己回到了年轻的模样,既无修为在身,也没有武器防身。

     眼下处境难测,许易反倒不急了,幻境并非梦境,不会因为你意识到它的存在,就会消失。

     既来之,则安之。

     他踱了两步,靠近一张课桌,抄起一本物理书,随手翻开,扉页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个大名。

     仔细的辨认良久,他总算一笔一划的拼凑出两个中文字。

     “唐亮?”

     这个名字隐约有些熟悉,许易没有多想,听过也不奇怪,华夏人口众多,只要父母不取生僻字,重名就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 再看教室的陈设,几十张塑料课桌拥挤的排成八列,桌面堆满了无处可放的书籍,人坐在下面,最多露出半个脑袋。

     写满公式的黑板下方是水泥堆砌的讲台,用油漆涂成了朱红色。

     斜上方的屋顶用支架吊着一台黑壳电视,下面是饮水机和装满垃圾的箩筐。

     房间前后都拉有横幅,红布白字。

     “只要学不死,就往死里学”

     “高考不退却,逆袭全世界”

     一间典型的、千年之前的高三教室。

     身处其中,许易竟有一种回到灾变前夕的错觉。

     他曾经也坐在这样的教室如饥似渴的学习,整日过着三点一线的重复生活,简单又忙碌。

     看似煎熬,却又让人无比怀念,没有血腥的生死搏杀,也没有如履薄冰的修行。

     缅怀过后,许易又心生哀情,幻境的造物不仅局限于施术者的创造力,也有阅历和见识的因素。

     毫无疑问,那位天人见过这样的场景,八成是掠夺了某位修士的记忆。

     许易替那位牺牲者默哀了几秒,要知道,能活到天人现世的修士,还能被对方看上眼,亲自夺取记忆,绝对是人中龙凤,修士的翘楚,最顶尖的那一批。

     他放下物理书,找到一个空白的作业本,又去另一边拿了几只笔。

     这个叫唐亮的家伙,过得很糙,翻遍书桌就一只黑色中性笔,透明的塑料壳,就剩丁点墨水。

     路过讲台的时候,他还顺手摸了一盒粉笔,这些东西看着无用,但是作业本可以用来记录容易忘记的事情,他现在灵识封闭,记忆力也就凡人的程度,远不如一支烂笔头和一页白纸来得靠谱。

     粉笔的作用就更大了,不仅可以绘制显眼的路标,还能当成暗器投掷,就是威力忒弱。

     走到门口,外面是足以容纳五个人并排行走的宽阔走廊。

     走廊一端靠着一棵郁郁葱葱的银杏,另一端延伸到厕所,拐着弯绕到了对面的那栋楼。

     许易愣了一下,这个场景如此熟悉,熟悉得令人战栗,他反身奔回教室,朝着黑边的角落看去。

     那里写着值日生的名字,匡帅、曾杰、王春梅……。

     “尼玛!”许易丢下千年的节操,猛地爆了一句粗口。

     这些名字单独看来没有什么异常,可放在一块,就让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 这是许易的同学,高中同学。

     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 许易惊疑不定的偏头,果然,教室看着也颇为熟悉,分明就是他记忆当中的模样。

     靠窗的那个位置,桌面相比其它,稍显简单,没有书籍堆积,鼓胀的笔袋开着一条缝隙,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放满了各种类型的中性笔。

     这是许易的座位,他高中那会儿,没别的爱好,就喜欢收集各种笔身好看的中性笔、铅笔,就连配套的橡皮都有好几块。

     他倒吸一口凉气,再次试图运转灵力,看这情形,幻境分明是由自己的记忆编织而成。

     出现这种状况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道心失守。

     转念一想,又觉着不对,天人的幻术若是厉害如斯,又何必舞刀弄枪。

     数次战斗也没见天人施展幻术,倒是一手剑术臻至化境,一招一式都宛如游龙。

     许易脑中念头急转,各种猜想此起彼伏,纵使他活了千年,见过的怪事难以计数,也没法解释眼前的情景。

     难道,自己重新回到了千年之前?

     许易抛开这个荒诞的念头,打算去外面看看,也许能找到解开谜题的线索。

     他顺着楼梯往下,出口被一道铁杆焊成的大门挡住,两指粗细的锁链让他当即放弃从这里出去的念头。

     七中的每间教室都修得宽敞,因此二楼到一楼的高度足以致人伤残。

     许易杵在阳台,观望一会儿,最终还是打消了一跳而下的想法。

     按照常理来说,他这样四处瞎晃,门卫室的监控系统早就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 许易略一回忆,以前也不是没有学生被锁在教学楼,门卫一次都没发现,倒是巡夜的老头抓到几个聚众吸烟的小子。

     最后他在厕所外面找到一根手臂粗细,垂直向下的塑料管,用途不言而喻,把楼上的屎尿朝下运送。

     他用力踹了一脚,塑料管还算结实,没有碎裂。

     许易也不矫情,摸索着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 现在时间很晚,稀疏的灯光透过层叠的树叶,斑驳的映在路面,路上半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 许易径直朝着正门走去,他现在迫切的想要见到一些东西来验证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 白炽灯的光线将门卫室照得透亮,肉麻的情话正从里边传来。

     许易定住脚步,歪头看去,门卫室摆着一张老旧的木桌,上面放着一台袖珍电视,满脸横肉的大汉手里拽着纸巾,正随着剧情的变化,哭得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 许易突然冒头吓得对方手一抖,湿哒哒的纸巾啪的一下打在桌面。

     大汉抽了抽鼻子,面色一肃,恼羞成怒的怒吼:“你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许易瞟了一眼门卫,没有搭话,而是移到门口的垃圾桶,掏出几个黏糊糊的塑料瓶,拿到眼前细看。

     门卫估计一辈子也没见过这样的怪人,半夜不滚去睡觉,反而跑到门口掏垃圾。

     难道这里的垃圾比别处好?

     大汉满脑子不解,直接拿起桌上的对讲机。

     “李工,赶紧回来,门卫室来了一个怪模怪样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 许易笑着摇摇头,扔下瓶子,干净利落的翻过自动门,朝远处跑了。

     大汉冷汗直冒,心想现在的学生果然一届比一届难搞,以前别人深夜出校还要找个狗洞、围墙,现在倒好,直接走正门,简单又省事。

     “李工!大事不好啦!有学生翻出去了!”

     ……